笔趣阁 > 九龙圣祖 > 第2887章 送上门的证据

第2887章 送上门的证据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要说最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,自然要算是如今九龙护宫阵的实际掌控者楚千古了,他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,像是大白天的见了鬼。

    此刻的楚千古,早已经想通了刚才那西宫阵心被破的真正原因,那是他在云笑的计谋之下上了恶当。

    所谓在同一个地方不可能摔倒两次,既然知道那小子如此狡诈,楚千古怎么可能还能上第二次当呢?

    楚千古看起来没有动作,事实上在他暗中的操控之下,整个九龙护宫阵都有了一个细微的变化,演化到各处辅助阵心,其实也是有隐晦变化的。

    可既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西南宫阵心还是在短短几息的时间,便被云笑给找将出来,再用御龙剑给生生破去。

    这对楚千古来说,万分不能接受,甚至心头升腾起一丝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这门自己研究了多年的九龙护宫阵,似乎正在渐渐脱离自己的掌控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真的是龙霄战神?”

    当此一刻,楚千古就算是心中不想承认,也有些相信云笑刚才所说的话了,这已经算是最为合理,也是唯一的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云笑要不是龙霄战神,要不是当初那个亲手主导九龙护宫阵的绝世阵法宗师,又怎么可能比楚千古这个“大阵主人”,还要更加了解九龙护宫阵呢?

    “楚千古,这就是你给本宫看的结果?”

    一旁的陆沁婉,自然是看到了楚千古的表情,她的脸色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阴沉,这明显是不在她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说实话,此刻陆沁婉的心情极其复杂,那个叫云笑的小子,越来越像是当年那个死鬼云霄了,那可是她的第一任丈夫啊。

    别看陆沁婉野心十足,当年暗害龙霄战神之事,也没有让她感到半点的愧疚,但午夜梦回,她还是时常能梦到龙霄战神来找她索命。

    只不过每一次醒来,陆沁婉固然是惊出一身冷汗,可一回到现实之后,她的那些野心和狠辣便是瞬间滋生,脸上总是会露出极度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因为她相信龙霄战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,是真正意义上的神魂俱灭,根本不可能再来找自己复仇,这都是心魔作祟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陆沁婉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真的有这么一天,一个自称是龙霄战神转世的家伙,来找自己复仇了。

    云笑和云霄只相差一个字,甚至连读音都极其相像,再加上云笑表现出来的这些东西,陆沁婉就算是再不相信,也由不得她了。

    先前的那些秘密倒也罢了,至少只有陆沁婉父女才知道,可是现在,这简直就是将证据送到了云笑的手上啊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楚千古号称大陆第一阵法宗师,研究了一百余年的九龙护宫阵极其强横,对方无论如何不可能轻易破阵。

    哪知道看似强大无匹的九龙护宫阵,在那个叫云笑的年轻人手中,根本就是不堪一击,这才短短一柱香时间,就被其破掉了两宫阵心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然而就在陆沁婉对楚千古怒目而视,后者有些惭愧的时候,又一道轻响之声陡然传来,让得他们都是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“是西北宫阵心!”

    楚千古确实对九龙护宫阵颇为熟悉,此刻目光朝着西北城墙看了一眼,当即惊呼出声,不过下一刻便立时闭嘴。

    因为楚千古已经看到陆沁婉那阴沉如水的脸色,在这样的时候,要是自己再多说话,绝对会引来帝后大人的怒火。

    别看楚千古已经坐到了暗殿大长老的位置,但和当初死在云笑手中的梦千愁一样,他这辈子永远无法翻越的两座大山,就是苍龙帝后夫妇。

    原来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,云笑又已经控制御龙飞隐,破掉了九龙护宫阵的西北宫阵心,而且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御龙飞隐在有意隐藏之下,没有人能感应到其真正的踪迹,哪怕是陆沁婉这样的顶尖毒脉师,也因为有些分心而忽略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龙帝城城墙极其之宽,从西南角到西北角更是一眼望不到尽头,却在这么顷刻之间被云笑连破阵心,不得不说可畏可怖。

    自此,九龙护宫阵的西南、西北和西宫三大阵心被破,也就是说这整个西侧的护城大阵,已经对云笑再不设防。

    就算这九龙护宫阵没有被全然破去,但事实上已经有一小半落入了云笑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无论楚千古如何挥动阵旗,至少这西侧的护宫阵,已经不在他的指挥之下了。

    粗衣少年凌空而立,看起来和先前并没有什么两样,可是此时此刻,无数人的心思都有了一定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真是龙霄战神?”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都只有这么一个念头,因为相对于先前陆沁婉的那些秘密,这翻手破掉九龙护宫大阵,才是实实在在能看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无论是陆沁婉屁股上有没有痣,或者说龙霄战神和这位苍龙帝后相识的经过,都只有云笑和陆沁婉自己才知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外人来说,这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陆沁婉也不会承认,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去考证鉴定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了,刚才云笑说了那么多,大多数人都还是将信将疑的,实在是这种事太过玄乎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包括龙帝城的那些修者们,想法都有所动摇,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,由不得他们不信。

    试问这九重龙霄之上,又有哪一个外人,甚至是像云笑这样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,能如此轻松破掉这九龙护宫大阵呢?

    这可是号称龙帝城的护城大阵,乃是当年龙霄战神集众多龙霄顶尖阵法师布置而成,当可以称之为九重龙霄第一大阵。

    云笑才多大年纪,如果不是龙霄战神转世重生,必然不可能如此妖孽,也根本不可能破得掉这逆天的九龙护宫阵。

    由此众人还能推断,云笑能在二十多岁就将脉气修为修炼到如此撞界,而且身兼炼脉师和阵法师两道,必然不会只是天赋妖孽。

    也只有龙霄战神转世重生这个说法,或许才能真正解释这一逆天现象,可以说眼前的事实,让得云笑的话,多了更多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诚如刚才云笑所说,陆沁婉这是将证明他是龙霄战神的证据,亲手送到了他的手上,单从这一点上来看的话,这位苍龙帝后真是配合得紧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不好!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若有所思的时候,楚千古的眼眸之中,忽然看到了一抹乌光闪掠而过,直冲南门而去。

    除了云笑之外,只有楚千古自己才知道,那个地方乃是南宫阵心所在之地,若是再被云笑抓住机会,那他可真的要脸面大失了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沁婉确实是被搞得有些烦躁了,她发现此刻众人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微妙,当下沉问声出口,口气之中,蕴含着极度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想要破南宫阵心!”

    楚千古一边控制着南宫阵心的变化,一边不得不回答陆沁婉一句,但他却是没有太多的把握,南宫阵心到底会不会被云笑轻松破去?

    有着先前西南和东南两宫阵心被破的先例,此刻的楚千古再也不敢什么也不做了,但有所动作也未必有用,就像刚才的西宫阵心一样。

    楚千古心中先入为主,已经认定云笑就是龙霄战神转世,因此他先天心理之上就有一些挫败感,认为自己是无论如何比不上龙霄战神的。

    别看一百多年前,楚千古还有心气和龙霄战神争夺九重龙霄第一阵法师的名头,事实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在阵法一道上是比龙霄战神稍逊一筹的。

    直到龙霄战神殒落,楚千古这才自问偌大的九重龙霄,在阵法一道上再没有谁会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楚千古这个第一阵法师的位置没有坐多久,便遇到了今日的云笑,在相信云笑就是龙霄战神的那一刻起,他无疑就已经输了一半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楚千古最大的心魔,龙霄战神始终是他阵法一道上的一座大山,原本以为这座大山已经被人搬开,没想到现在又飞回来挡在了他的去路之上。

    “帝后大人,九龙护宫阵共有九处阵心,若是被他掌控五处以上,这门护城大阵,说不定反倒要对我们不利了!”

    这或许才是楚千古最为担心的地方,到了这个时候,他也不管自己阵法之术不如云笑了,因为要真是到了那个时候,他们都会有大-麻烦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听得楚千古略有些焦急的沉声,陆沁婉也是脸色一变,作为苍龙帝后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九龙护宫大阵的厉害。

    原本这是陆沁婉给云笑准备的第一份大礼,可是现在,这份大礼却有倒戈相向的迹象,这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典范啊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就在陆沁婉和楚千古交谈的时候,他们的耳中,都是听到一道略有些熟悉的轻响之声,让得他们脸色都是一变。

    南宫阵心,破了!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