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古第一杀神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我自血洒苍凉大地!
    王魏邪兵数千人浑身狂震,随即涌现滔天愤怒。

    不帮他们救魏王权就算了,现在还要对付他们?

    你陈玄策的真的如此狼心狗肺?

    “陈玄策,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南兮都是忍不住死死咬着牙,额头青筋隐现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!”

    苏玄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我见到的事实是你忘恩负义,不知廉耻!”

    南怀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骂,等骂够了,我送你们上路。”

    苏玄咧嘴一笑,邪气凛然。

    他闭眸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将军,动手,先杀了这叛徒!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要被苏玄气死了!南兮脸色也是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此刻苏玄如此大张旗鼓的散出气势,远处九幽坟必然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她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。

    九幽坟中就有强大的气势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穆囚火…带着一群修士前来。

    看到王魏邪兵和苏玄,他眉头顿时挑起。

    “陈玄策,你要造反?”

    穆囚火厉喝。

    “不,要造反的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苏玄一指王魏邪兵,随即又森然一笑:“我是来解决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穆囚火一怔。

    王魏邪兵的到来,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但此刻苏玄所说,他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!不过很快,他就懂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玄动手,狂烈如雷霆。

    一声轰鸣下,一个王魏邪兵就被他用长剑狠狠插在地上!“如此…可明白?”

    苏玄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穆囚火:“……”王魏邪兵:“……”这哪来的疯子?

    而下一刻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惊天怒吼回荡。

    将近三千王魏邪兵睚眦欲裂!苏玄…真的动手了!他…凭什么动手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王魏邪兵在南兮和十大邪将的带领下,也是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们此刻也没理由再袖手旁观!“杂鱼就是杂鱼,战斗起来也如此无脑。”

    苏玄冷冽一笑,隐入黑暗。

    他身上…开始溢出凛然邪气!“干死他!”

    王魏邪兵怒吼。

    他们动手绝不像苏玄所说那般无脑,而是整齐划一,施展极其恐怖的战阵!远处穆囚火看着都是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这么一支邪兵,都差不多能和他们灵尊抗衡了!他还知道,在魏王权的带领下这邪兵才是真的变态!“副宗主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问。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穆囚火开口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就是一滞。

    远处…苏玄已经动手了!邪兵强,苏玄更强!此刻夜色下,苏玄就像暗夜中的王者,每次出现都会将一个邪兵用长剑钉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狠,好强。”

    穆囚火等人看着,寒毛都是微微一竖。

    此刻苏玄展现的战力实在太变态了。

    这…不该是灵皇境能展现的!王魏邪兵怒吼连连。

    但…苏玄依旧毫无情感的杀戮着。

    如此持续了三炷香。

    在穆囚火都浑身冰冷的注视下。

    三千王魏邪兵皆被钉死在了大地。

    此刻苏玄浑身染血,站在不断咳血的南兮身边。

    “兵主看错你了。”

    南兮死死咬着牙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从未看清我。”

    苏玄神色淡漠,将一柄剑插入南兮胸口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他抬头,看向穆囚火咧嘴一笑:“穆囚火,我这诚意是否足够?”

    穆囚火沉默。

    眼前少年不像邪,更像恶魔!被他注视着,穆囚火都是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杀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穆囚火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,留着作甚?”

    苏玄冷笑。

    “魏王权要是知道,必定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他还能活?”

    苏玄讥笑,于三千王魏邪兵尸体中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拿出足够诚意,我这六坟之主的身份你们要再不承认,休怪我翻脸不认人!”

    苏玄森冷低语。

    穆囚火深吸口气:“魏王权也有看错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不知是嘲笑魏王权,还是嘲笑苏玄。

    苏玄眼眸低垂,并未再说话。

    穆囚火深深看了眼苏玄,也没说什么,转身回九幽坟。

    三千王魏邪兵…已经死透!他亲眼所见,显然不会有假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不知道的是,大地之下有一丝丝邪神之气交织,如丝线般缠绕着三千王魏邪兵!……九幽坟城墙上。

    任天猿站在上面目睹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狠。”

    他低语。

    他的确也想灭了王魏邪兵,这支对王魏邪兵充满狂热的邪兵注定不能用,既然如此自然要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…都是要建立在杀了魏王权的前提下进行!不杀魏王权,他始终心有不安,觉得魏王权会绝地反击!此刻的魏王权,可是连义父都不叫了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想先放了王魏邪兵,此次公开处罚也仅仅是镇压住魏王权。

    王魏邪兵不安全,魏王权估计也不会被我轻易杀了。”

    叛宗之事,只是个理由!任天猿可不会蠢到有人会信。

    这些年随着魏王权越来越强,他心底的那份不安也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本来想控制魏王权一辈子的心,也是变了。

    他…要杀了魏王权!但事到临头,却是让他感受到了忌惮!如今的魏王权,并不是他能随意揉捏的!他以阴谋诡计将魏王权困在了九幽坟,却没十足的信心杀魏王权!任天猿最乐意看到的,还是魏王权自己因为对他养育之恩的报答,主动送死!而这一切,必须是王魏邪兵先安全离开邪宗。

    他有自信,他要魏王权死!只要满足魏王权的要求,这个一身豪气的男人绝对会赴死!此次公开处罚,一来是试探苏玄的态度,二来是让魏王权看到自己的态度,由魏王权自己赶走邪兵!但……任天猿看向远处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陈玄策,你倒是帮了我个大忙,就是不知我儿知道,会如何将你虐杀。”

    ……第十日。

    明日,便是处罚的日子!其他四坟也是纷纷赶来。

    不仅因魏王权,更因苏玄这瞬息轰动邪宗的动手!一大邪兵…直接被灭!当他们远远看到一地的王魏邪兵尸体和盘膝于其中的苏玄时,都是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看,都觉得苏玄是从炼狱中爬出来的邪魔!“此子…才是邪中邪!”

    有人震颤低语。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苏玄第一次见到了任天猿。

    他还有些事要确定!“任宗主,让我去见见魏王权。”

    苏玄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他杀了你?”

    任天猿清冷道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苏玄反问。

    任天猿沉默了一下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想杀我?”

    苏玄忽然邪气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任天猿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没有,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那宝贝儿子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苏玄拍拍任天猿的肩膀。

    任天猿眼中顿时凝聚煞气,一字一顿道:“你想死?”

    “那也有你儿子垫背!”

    苏玄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很好。”

    任天猿深深看了眼苏玄,压下心中杀机。

    果然!他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!“谢谢夸奖,现在带我去见魏王权。”

    苏玄淡漠出声。

    最终。

    在一处阴暗的牢笼。

    苏玄看到了魏王权。

    他一如既往的魁梧,气势十足,只是神色充满黯淡。

    在他边上,还有疯疯癫癫的残废沈伯驹。

    看到苏玄和任天猿出现,他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……”他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几年?”

    苏玄一脸淡漠的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不足五年。”

    魏王权一颤。

    “如此短时间,你当真觉得能和我称兄道弟?”

    苏玄神色越发冷漠。

    魏王权顿时苦涩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…是真把苏玄当兄弟了。

    “此次来我只想告诉你,你看人的眼光真的很差。”

    苏玄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魏王权摇头。

    他看着苏玄,眼中闪烁着让任天猿觉得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很多事都是一辈子的事,信任是,兄弟也是。”

    他低语,眼眸稍显黯淡。

    这一生,已是无法与他的兄弟们快意恩仇。

    若有遗憾,魏王权觉得就是此事了。

    他时常想象与苏玄这般顶天立地男人纵横东荒的画面!那是何等热血逍遥?

    两人相识甚短。

    但,他的情义却重。

    魏王权看着苏玄,眼眸诚挚,炽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