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仙韵传 > 第二千四百零五章 时珍大师的魔障
    无用子瞪了他一眼,说道“那你现在喝一下杯中之雪…”

    “喝雪?!”年怙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错!让你开开眼界…”

    无用子端起茶杯,往口中一倾,只见杯中之雪竟象液体一般流入他口中,丝毫没有阻滞!

    “咦?!”年怙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连忙也尝试起来,发现这杯茶还真有特点,没喝的时候它就象雪一般养着那枝红梅,而喝的时候它又自动地由固态转液态,极顺畅地流入嘴巴真的就象在喝雪,不禁一口气就喝光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玩!好玩!无用兄还颇有创意嘛,依我看,你这茶干脆叫做雪茶算了,这样更直接!”年怙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称雪茶虽直接,但却无法突出我的道意。梅花香自苦寒来,难道年兄现在不觉得这茶汤甚是冰寒吗?”无用子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确实是有些冷,你整那么冷干嘛?若不是我这虎躯…恐怕没什么人喝得起这茶…”

    年怙感到有些不好了,只觉体内寒潮滚滚而来,肆无忌惮地侵入各处,连血流和脉络中的气流都差点要受影响,不禁连打几个寒颤,身上毛发倒竖,脸上的胡子都挂着一点点雪白的沫子,颇为狼狈…

    “呵呵,年兄喝那么急干嘛?其实此茶能喝的不少,只是喝的方法要对,雪是寒的,梅是热的,寒热均衡着喝就行了!我提醒你喝雪其实也是为了你好,要不然,你现在就不是如此凉爽,而是烧得毛发焦黑了!”无用子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”年怙恍然。

    看来原先将整枝梅枝和梅花都吃下去之后,那火就快烧出来,但又被雪茶给浇灭了!

    连忙内察,发现果然是这样,刚才那股寒意过后,由于寒热已均衡,现在体内的寒流和热流交融,转化成了暖流,随着体内循环被送到各处,顿时通体舒泰,毛孔舒张,竟然还有微微香气升腾,正是梅花暗香!

    “好一个梅花香自苦寒来!现在年兄可是变得香喷喷了…”化羽一旁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有化羽兄的一份功劳哈…”无用子笑道。

    年怙脸色涨得通红,连忙封住毛孔,将香气都禁在体内,以免两人越说越不象话…

    “咦?他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圣帝呢?!”

    数道人影出现在仙殿之上,领头的正是丹狂和时珍两位大师。

    圣帝迟迟不回,他们又接到内报,说是仙殿上似乎有什么变化,不放心就来找了。

    乍看这仙殿似乎没有什么异样,但以丹狂和时珍两人的眼力,很快就发现一仙殿一角仙力有异常,走近一看,仙识细细探察,发现这里竟然存在一个极大的空间,此刻空间里正风雪弥漫,冰封千里…

    无用子等人并没有将此小空间进行封锁,因此两人带着其他丹师轻松地走了进去,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小亭,还有亭中之人!

    “你们来了?”无用子抬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几位在此!圣帝…怎样了?!”丹狂狐疑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驱毒,应该没事了吧?”无用子道。

    “驱毒?!”丹狂和时珍相对一视,连忙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只见圣帝全身笼罩在一片氤氲白雾之中,虽然外面是风雪连天,但他这里却形成了一个小型热点,寒气根本无法入侵。

    细看圣帝的脸色,发现颇为红润,仙光萦绕,盛颜帝尊,与前大为不同!

    这似乎是全盛时期的圣帝模样,没想到此时竟重现众人眼前!

    丹狂心情有些激动了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圣帝这个样子,以前见到这副尊容的时候,圣帝是何等威风,仙庭是何等兴旺…

    时珍呆呆地看着这个情景,一颗心跳得厉害,“这就是圣帝?这就是真正的圣帝?!”

    年怙三人此时也发现圣帝的变化特别大,仿佛回到了其盛年时候,不禁大为艳羡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,圣帝服下的那颗解毒丹乃是小星特别炼制,不但可以解其毒,而且对提升其功力,延长其寿元都大有帮助。

    小星的意思自然是给圣帝一些补偿,毕竟这小子前段时间受的苦太多,需要好好补一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丹狂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没看出来吗?他服了解毒丹,现在正恢复呢!”年怙得意笑道。

    “解毒丹?”丹狂看向时珍。

    时珍大师摇摇头道“不是我给的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给的!”年怙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的?难道是…李运炼制的解毒丹?”丹狂恍然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东霞兄已经都告诉你们了,不错,他们服用的解毒丹就是李运赠送的,这一颗嘛,自然也不例外,在这世上,能解开小美之毒的,只有李运和凌道子了!”年怙说道。

    时珍大师和后面那些丹师一听,均是脸色通红,年怙的话还真是不客气,将他们通通贬了一顿!

    但谁让自己无法治愈圣帝体内的剧毒呢?

    “此毒称为小美之毒?”时珍大师急问。

    “对,这是泽章仙子为了替师报仇,花费了无数心血钻研出来的奇毒,就连她自己也没有解药,所以嘛,哪怕你们找到了泽章仙子也是无用。但李运和凌道子见到此毒后,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研制出了解药,若非如此,只怕东霞兄他们就要惨喽…”年怙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哪!一个时辰?!”所有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不知已经捣鼓了多长时间,到现在依旧毫无头绪,只能眼看着圣帝日渐萧条下去…

    而李运和凌道子竟然在一个时辰之内就制出解药,这是何等的医道道力?!

    时珍大师想到这里,只觉心中憋闷得厉害,一口气不顺,竟涌上喉咙,“噗”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!

    “大师?!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!”

    “快扶住…”

    丹狂和其他人七手八脚将软瘫在雪地上的时珍大师给扶了起来,再看雪地上那滩鲜血,显得无比刺目…

    年怙见此也是大惊,没想到说个事都能把人说得吐血,而且还是一名医道仙尊,这事情要是传扬出去可不知有多牛,但现在当然不能再说了!

    “哎呀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我也就是随便说说…”年怙歉然道。

    “年…年兄,你…你说,他们真的是在…一个时辰之内…炼出解药的?!”时珍大师喘着大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我虽然平素喜欢吹牛,但此事是我亲眼所见,绝无虚言!”年怙只好再说一次。

    “好…好好…看来…医道还是大有可为的!毒道再…再厉害,也会遇到克星的…”时珍大师说完,终于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脸上犹自泛着一股笑意,想来必是为医道如此轻松战胜毒道而感到由衷地喜悦…

    其他丹师看着时珍大师这个样子,也是心情极为激动,一个个泪珠夺眶而出,哭成了一团!

    对时珍大师这样的人来说,一生追求的就是自己的道,哪怕再艰难,他们也愿意为道而献出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有时候,他们也会徬徨,也会迷茫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继续下去,因为前面的险阻太大,心中的魔障更大,内外交困之下,如何突围,如何克服魔障,险中求生就成为一个极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闯不出去的时候,就有可能就此沉沦,为道而殉…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时珍大师和其他丹师一直在研究这个剧毒,想出来的解毒之法成千上万,炼制出来的解毒丹不知有多少了,但是没有一颗能奏效!

    看着东霞真君、善慧大士、憨山神君、九天玄女、西方娥皇、菩提禅仙他们一个个生龙活虎,道意盎然的样子,时珍大师他们就感到心情极端郁闷!

    因为他们知道东霞真君他们服用了李运的解毒丹得救了,而圣帝作为自己的病人,却一直在受着剧毒的折磨,日渐消瘦,简直就成了他们的试验对象,药罐子…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时间一长,时珍大师他们心中就开始出现魔障了!

    那剧毒似乎化身为恶魔,每天都在折磨着他们,嘲笑、讥讽、攻击,无所不用其极,让他们备受打击,这其中当然又以时珍大师最为严重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他几乎每天都在不停地研究着,陷得越来越深,魔障也越来越重,已到了接近崩溃的边缘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样,他是绝对不会将自己的病人转手他人的…

    对于修仙者而言,魔障一般都得靠自己去克服,很难借助外力,只有自己克服了,才能实现真正的自我超越,在道意的探寻上继续前进,因此,时珍大师和其他丹师只能自己硬扛着,拼命研究,希望能够早日炼出有效的解毒丹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小美之毒实在太过歹毒,仙界现有解毒之法难以克服,而要探索出一条新的解毒之法又谈何容易?

    很多时候,这都需要经过一段极为漫长地研究,还需要有灵光迸发,加上药材、炼丹等配合得上才有可能一举成功!

    时珍大师顶着巨大的压力挨到这时候,正是他最为迷茫黑暗之刻,然而,此时圣帝得到那颗解毒丹并成功解毒,再加上年怙的话,仿佛在他心中开了一扇窗,洒进来一片灿烂的阳光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