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异界女神路 > 第八百九十三章 我们只是忘记了回家的路
    “并不想!”蜜妮安想都没想就拒绝道。

    在旧船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,她根本没心思听这个不知是人,还是亡灵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可以的话,她甚至想让他直接解决旧船的问题,如果他能解决的话。

    头发一缕一缕纠缠在一起,看上去至少二十天没有洗澡的老年男人,脸孔一僵,是他沉睡的太久,跟不上时代了吗?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啊,真是不懂得尊敬老人......

    低沉中包含沧桑的男音,很快在这间房间响起:“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.....”

    蜜妮安一脸黑线的听着老年男人的诉说,不都说了我不听吗?为什么你在我拒绝后直接开始了?

    既然你早就想找人倾诉了,那之前又何必问我呢?

    几分钟后,通过老人的诉说,她知道了一个故事,故事的情节有些老套,除了中间的某些部分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如果不是因为那股莫名的能量,你们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?”蜜妮安看着老人问道。

    老人诉说的故事,大概的意思是,曾经他们是一群快乐的海盗,没事儿抢劫一番过路的商队,日子过的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是非常善良的海盗,每次劫掠,只抢钱,抢物品,绝对不会害人性命。

    但蜜妮安想说,这依旧不能改变他们抢劫的本质。

    在故事的前半部分,基本都是老人在回忆曾经的快乐时光,颇有一种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意思,而后,老人的神情很快就黯淡下来,沉默了片刻,才开始继续诉说。

    这艘海盗船上的逍遥日子在一次事情后,被改变了,他们某一天,在去往某地的途中,遭遇了未知的,诡异能量。

    那股能量只是瞬间就把船上所有的人都杀死,可是这并不是结束,而是他们噩梦的开始,哦,不,更准确的说,是这名老人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船上的其他人,虽然在这股莫名能量的控制下,很快复苏,却变成了一具具没有思想的空壳,只剩下他,还保留了人的思想。

    于是,漫长的流浪开始了,每隔一段时间,这艘所谓的幽灵船就会消失不见,又会在一段时间后,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而船上的老人,会跟随船的消失而沉睡,又会随着它的出现而醒来,就这样过去了很久很久的时间。

    久到他自己都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毕竟每次沉睡期间,过去了多久他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,都是因为那股莫名的,诡异的能量,导致我们变成这样。”老人点点头,回答道。

    蜜妮安皱眉思索了一会儿,问道:“那你这次出现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是的,这才是她目前关注的问题,老人的故事,她最多也就是听听而已,事情和他们无关,如果她假装表达出关切的意思,那就有点太假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不想再流浪,继续下去了。”老人声音幽幽的说道,脸上是说不出的惆怅。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做?”蜜妮安很干脆的问道。

    就现在的情况而言,帮助老人就是帮助自己,毕竟谁也不知道,继续拖延下去,那些上船的水手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,她想的很明白,老人肯定有一定的能力,能操控这艘船,所以她才能,才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不然为什么上船的人那么多,只有她一个人到达这里?这绝对是因为老人需要她的帮助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问题,老人低头沉默了一会儿,一双手轻轻的,不舍的,爱惜的抚摸着身前的竖琴。

    说来这也是让蜜妮安奇怪的一点,老人明明全身上下都很脏,很多天没有洗澡的样子,可是唯独那双手,干净无比,就连指甲缝里,都没有一丝脏污。

    她猜测,或许是因为他非常珍惜,宝贝这把竖琴,不想让它受任何委屈,染上任何污渍吧。

    足足十秒钟,老人才抬起头,看着蜜妮安的神色变的坚定:“让我陪着他们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终日游荡,我都快忘记回家的路要怎么走了,现在,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,我想回家看看,看看那成熟的金黄稻田,看看那个破旧的小镇,看看......”老人声音渐渐低沉下去,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老人,蜜妮安就算是再怎么铁石心肠,这会儿也有些不忍了,她心中叹息一声,心念一动,就见之前一直悬浮在竖琴上方的长矛,突然降落,击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老人的身体很快就变得透明起来,他的模样变的饱满起来,不再像之前那般枯瘦如骷髅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依依不舍的看着竖琴,有些透明的手轻轻在琴弦上拂过,很神奇的让它发出了悦耳的琴声。

    “我对之前被这艘船逼着上来的人很抱歉,希望....你能好好对待这把竖琴,他是我的心爱之物,陪我渡过了这漫长的时光。”老人目光从竖琴上离开,看着蜜妮安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她点头,老人脸上露出舒心的微笑,身体越来越透明,很快化光消失,这个房间,最后只留下一句有些遗憾,有些惆怅的话语: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只是忘记如何回家的人而已,因为忘记,我们只能终日游荡.....不要怪我们.....”

    看到老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房间中,蜜妮安不知为何,竟然有种莫名的惆怅,不管他们之前做了什么,终归是身不由己吧.....

    这股莫名的能量把整船的人变成这般,保留神智的,只有老人。

    至于老人现在为何愿意借用她的手,彻底消散于天地间,她猜想,这里面可能涉及到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说,恰巧遇到了自己,不如说,笼罩在船上的能量终于快要消散,再比如说,他终于想通了等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可能存在的因素,但是真正的原因,已经伴随着老人的消散,淹没在这里了,不管如何,这次的事情总算是解决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蜜妮安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,几步走上前,挥手收起了竖琴,它可以以后再了解,现在最重要的,是让浓雾消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