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一藏轮回 > 第0738章 世世轮回!我会让孔雀一族为你陪葬!

第0738章 世世轮回!我会让孔雀一族为你陪葬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魔舟之上,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那枚记忆光球,已经完全消散了。萧荒最后的记忆,便是遇见了妖之荒影。之后的一切,妖之荒影没有说荒。

    萧荒与荒影的确是做了一场交易。

    萧荒心甘情愿让荒影吞噬,而荒影则会以萧荒之名为其复仇。当时,荒影的确是以魂心起誓的。

    那记忆光球消散了,也消散了萧荒。

    一时间,苏墨、叶无悔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很奇怪,那一刻便似萧荒带走了他们所有的情绪。他们,还没有完全从萧荒的记忆里走出。

    叶无悔抱着小白猪,眼角还挂着泪痕。其实,她一直被萧荒、羽落感动着,而且她深刻地理解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在彼此心中,重于众生!一个死了,另一个绝不独生!

    或许,在很多人看来,那是不值,那是幼稚。甚至,连苏墨都不理解萧荒的选择。但是,叶无悔理解。

    因为,她也可以。

    此刻,她心中默念若有情郎如此,夫复何求?

    于是,叶无悔不由自主地看向苏墨。可是,苏墨神色冷然,貌似无喜无悲地看着茫茫的星空。

    叶无悔心中幽幽地叹息。

    他明白,在苏墨心中恐怕谁也不会重于众生。即使有个人比众生还重,那也一定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小白猪似乎感受了叶无悔的悲伤,哼哼唧唧地蹭着叶无悔的脸。

    可惜,叶无悔只是一道魂。她的泪,都只是一滴滴的光。

    苏墨看着星空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不是心中无所想。萧荒的记忆球消失了,他的心中也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一世父子,岂能缘尽?

    别听方才苏墨怒喝——孽障!他,不配为魔君之子!

    可是,当他真的亲眼看见萧荒别无选择,而死在一个未名星辰的时候,他的心中有泪。只不过,他不会外显出现。

    爱与恨,他更喜欢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孔雀一族!

    苏墨双眸已经漆黑。他在心中立誓荒儿,我会让孔雀一族为你陪葬!否则,我便不配为你的父亲!

    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   茫茫星域,魔舟向前。

    半晌,苏墨、叶无悔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当年,慕红尘会怎么样?”叶无悔打破了沉默,“可惜,萧荒的记忆里没有!”

    “轮回三重境!”苏墨摇了摇头,“当年,她挡住了那些追杀苏墨的孔雀。所以,她的结局绝对不会好的!我推测,她最后被活捉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担心她吗?”叶无悔问。

    “担心她?”苏墨笑了笑,“我为什么要担心她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叶无悔皱眉道,“慕红尘不就是五儿姐姐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苏墨苦笑一下,“那倒是没错。可是,慕红尘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她和萧荒不同。因为,之前萧荒的结局我们不知道。而慕红尘的结局,我是知道的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无悔有些不解。。

    “无论在这个时空,慕红尘最后发生了什么,但是她都有一道魂都轮回了,而且拥有觉醒的记忆。她并没有真正的死去。”苏墨道。

    “慕红尘轮再次轮回?”叶无悔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嗯!”苏墨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净土世界吗?你见过她了?”叶无悔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苏墨怅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她人呢?她叫什么?”叶无悔道,“我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?”

    “这一世,她叫慕惊鸿!”苏墨的眼中闪过一抹悲哀,那是他不愿提起的往事,“不过,她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死了?谁杀了她?”叶无悔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我!”苏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呃?”叶无悔一时间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小白猪拱了拱鼻子。

    “锵!”黑羽神鸿翻了一个身。

    两大神兽,同时发声,自然不是偶然,似乎再为苏墨作证。黑羽神鸿更是有一丝不满。一时之间,叶无悔不知该不该再往下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苏墨苦笑了一下道,“我在这一世,最初的山门便是白骨大陆五轮宗,而引我入门的人便是慕惊鸿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我当时没有觉醒。她,却怀疑我便是萧落了。我现在推测,她应该便是慕红尘转世而来,或者隔代转世。因为,我真的不知道,她到底转世了多少次!”

    叶无悔一听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那她为什么要不停地转世?”

    “为了找我!”苏墨叹了口气,“而且,当初她以为我杀了她,才可能觉醒!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所以,她心甘情愿死在了你的手里?”叶无悔猜到了,但是不敢确信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苏墨轻轻闭了一下眼睛,“慕惊鸿,就死在我的怀里。那几乎和不朽镇上那一次,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朽镇?”叶无悔道。

    “三界的旧事了!”苏墨沉声道,“只不过,这一世,杀她的人,是我;那一世,她为我而死!”

    叶无悔听了,愣了半晌。最后,她点了点头,然后什么都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“苏墨,我相信萧荒说的那句话了!”

    “哪句话?”苏墨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萧荒说——他爹在他娘心中,怕也是重于众生的!”叶无悔略带苦涩地道,“一个甘愿为你世世轮回,甚至世世为你而死的人,难道你在她心中,还不是重于众生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!”苏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叶无悔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只不过,之前苏墨从未把自己与众生衡量。萧荒的话,说得没错。他,似乎更懂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不朽仙骨不朽魂,不朽轮回不朽心。诸天有尽情无尽,万世红尘只为君!”苏墨咀嚼着这四句话,亦感苦涩自责。

    “她的话?”叶无悔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!这些话,本来刻在藏魂坛洞府内的一条长案上。只不过,你去的时候,藏魂坛洞府早已变了。”苏墨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叶无悔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诗言志!那足以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,叶无悔突然笑了笑道“苏墨,你们父子都是有福的人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苏墨轻轻笑了笑,却没有言语。那些福,他不希望都是以女子的性命为代价的。

    此时,他只想回到了尘罗七星界内。

    他估计,红尘、羽翅两宗的战争应该开始了。而魔月世界的变化,定然会影响这一战的走势。

    红尘宗背后的力量,若是妖族。那么,这一战定然会没有任何的悬念。

    红尘,必灭羽蚩。

    苏墨,不想参战。

    他只想看看,尘罗的四颗星辰是如何消失的,还有慕红尘的身上是否还有关于五儿的秘密。

    魔舟如箭,尘罗七星近了!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