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界修炼日常 > 第三百九十二章:坑人
    越到大礼的时间,顾绣反而越平静,到最后几天,因为一切都准备稳妥了,顾绣反而能抽出一部分时间陪顾家人在城主府内逛逛了。

    因为顾悦也在,顾绣正好趁此机会再观察一下顾悦,她暗自摇了摇头,觉得是他们太敏感了,顾悦的确没有被夺舍。

    她熟悉的不只是顾悦,她对那名女鬼修似乎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,可是现在她仔细观察了,顾悦身上没有一丝违和之处。

    她敢确定,顾悦还是那个顾悦。

    而且,更重要的一点是,若是当时被夺舍的符辛真的用了某种手段,隐秘的跟着他们一起来了尊神界,他们和她并无仇怨,虽然在雪桐镇,她的行事也令他们感到奇怪,或许她想要利用他们达成什么目的,可是这是尊神界,是他们的主场,她似乎没有必要一直跟着他们,还找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徐若光既然有不妙的感觉,这事的确也不能忽视。

    顾绣觉得脑袋有些疼,她不喜欢猜来猜去,她喜欢直接开打。

    “绣儿,你在想什么呢?”广海英看着顾绣时不时皱眉的模样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顾绣回过神来,摇头,“哦,没事,我在想还有没有什么漏了没做的,现在多想想,免得到时出了纰漏丢脸。”

    “小八,你现在在这里装着一副操心的模样,我说你除了炼制两件礼服,其它的事你管了吗?我觉得我和三姐管的都比你多。”

    顾绣话音一落,顾萱就忍不住拆台道。

    “我操的心也比小八这个正主多。”

    顾希也抢着发言道。

    顾悦咯咯笑道:“八姐这是有福气,小九在这祝八姐这份福气能长长久久的延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似乎并无问题,可是顾绣就是听的不舒服,总觉得顾悦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莫非是因为之前和徐若光的那一番推测,现在她再看顾悦带上了个人主观色彩,所以听她说什么话,都觉得话中有话?

    顾绣没弄明白顾悦到底是真的话中有话?还是只是她自己的主观臆断,她希望大礼之日早早到来,不管是什么鬼怪妖魔,到时就知道了,这样猜来猜去,实在让人甚是烦躁。

    几天的时间很快,举行大礼的吉日转眼便到了,而姬宇那家伙,自从顾绣他们回城主府,他就在闭关,据若木宫的杂役弟子所说,姬宇觉得自己摸到了真神期的门槛,因此要闭关感悟感悟,或许能够一举突破境界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顾绣本来以为他这个关起码要再闭个几年的,没想到在大礼的前一日,那家伙晃悠悠的摇着折扇走出了闭关室。

    姬宇出来的时候,徐若光和顾绣正在院中喝着灵茶,享受成亲前最后一天的悠闲时光。

    见到姬宇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,顾绣抬眸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扶桑木上的小财、趴在躺椅边的小白和地风以及一直在顾绣身边绕来绕去的小斑,四只灵兽皆看了姬宇一眼,看过后便转了头。

    徐若光是压根连一个眼神也没给他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四兽这种无视的态度,让姬宇微微一僵,不过他立刻又恢复成原先潇洒的姿态,慢悠悠的走到桌边,坐下,还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灵茶,就像他们并不是八年未见,而是昨天才见面,只过了一夜一般。

    “哎,这院子布置的这般喜气,你们成亲了?”

    姬宇边啜着灵茶边问道,他有些不敢看徐若光,他就住在若木宫中,结果竟然连好友的成亲大礼都没有参加,实在说不过去,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因此,他说这话时,是面向顾绣的。

    顾绣笑了笑,“广岳道友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姬宇偷瞄了徐若光一眼,见他面无表情,忙将腰间的储物袋拿出来,放在桌上,在里面不停的划拉着,动作很夸张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没有参加成你们的大礼,是我的失误,失误,我现在就补上贺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叠符箓,顾绣定睛一看,发现那一叠符箓大概有二十张,其中最上面的三张竟然隐隐有金光萦绕,其它符箓也有淡淡的红光释出。

    “这三张是极品符箓,我压箱底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姬宇一边说着,一边忍着心疼将那一叠符箓往顾绣那边推去。

    顾绣拿起最上面那三张符箓,问道:“这三张是什么符箓?”

    “一张是极品防御符,这防御符不止能够保护肉身不被法术攻击,还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神魂;

    这一张是破幻符,能够破除很多高阶幻术,不过幻术越高阶,所花费的时间越多。

    还有一张是五行法术和神魂之力六合一攻击符,像顾道友你如今的修为,使用这攻击符,起码能让真神初期修士受中到重伤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姬宇又将其余的十来张上品符箓介绍了一番,顾绣眼中闪着亮光,将那二十张符箓在姬宇心疼和不舍的目光下放进储物袋中,然后拍拍储物袋,笑着向姬宇道谢。

    “广岳道友,多谢你的贺礼了,你放心,等你快要成亲了,我们也一定奉上厚礼。”

    姬宇点了点头,好吧,虽然他未来的道侣还不知有没有出生,但是想着这礼或许有一天能收回来,他心里也能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姬宇再次看向徐若光,发现他的脸色比他刚出来时要好了许多,心下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这成了亲后果然不一样了,脾气见好啊!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闭关这么多年,已经成功进阶真神期了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徐若光看着姬宇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姬宇一听他这话,顿时心塞不已。

    他收回刚才的想法,这人脾气一点没有变,只是会伪装了,嘴更损了。

    他这次闭关已经摸到了真神期的门槛,只差那临门一脚,只是他隐隐觉得不能再继续闭关下去了,得出关再看看这个世界,下次再闭关应该就是冲击真神期了。

    小财在树上呱呱的乐着,看到阿朱的主人被自己主人和女主人联手坑了还不自知,它忍不住不乐啊。

    姬宇虽然被徐若光损的心塞不已,可是好歹算是赔了礼,他心情很是放松的吃了饭,而后对二人嘿嘿笑道:“春宵苦短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